IE:一段前防火墙时代的互联网记忆

“海外华人札记”,我是常驻纽约的华文记者荣筱箐。每周四我们将一起从华人视角解读、探讨新闻热点、品析时报精华文章。欢迎点击kan

IE浏览器,说“Internet Explorer 11退休了”。 “退休”是个含蓄的词,“安息吧”,在他们眼中这款26岁的浏览器已经寿终正寝。时报的一篇相关报道中写道:“Internet Explorer不在了,让很多人怀念起那段以蓝e标识为通道,逃离童年的卧室、大学的宿舍和办公室格子间的时光。”而对像我这样在90年代的中国度过青春的人来说,IE代表的不仅仅是一种逃离“知识的海洋”的敬意,一种推倒人与人之间的藩篱、向陌生人敞开心扉的渴望,一种对“鼠标一点天地宽、互联网上无边界”的笃信kan

那 是 一 个 互联网 还 没有 被 网络 暴力 和 虚假 消息 污染 的 时代 , 一 个 大多数 人 还 不 知道 防火墙 为 何 物 的 时代。 当然 听 或许 天方夜 , , , , 对 现在 的 的 年轻人 听 起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E的离开提醒着我们,那样的时代曾经存在过。只不过它可能再也不会回来,就像IE和我们一去不回头的青春。

1995年,微软推出IE浏览器、美国人开始上网遨游的时候,我正穿着鞋套小心翼翼地坐在大学机房的286电脑前,苦学后来一辈子也没能用上的DOS “网”指的还是学校、机关内部的局域网。1997年我刚刚毕业参加工作时,互联联才刚开始在中国走入普通人的生活,IE正是那时候独霸市场的浏览器。1998年,我供职 的 电台 有 了 第一 部 联网 电脑 , 上网 要 靠 电话 , , 因为 昂贵 大家 都 不 敢 长 时间 使用。 就 像 脱口秀 演员 呼兰 《想 想 中 中 所 的 的 , 就 就 是 是 把 所有 所有 所有 所有“就是在互联网的海洋里蘸一下,然后到岸边干搓。”

kan 453页的报告里津津有味地读着美国总统和女实习生性丑闻的细节。在中国南方那座多雨的城市的一间办公室里,我们成为2000 ·斯塔尔肯定并不知道,因为敢跟总统叫板,那时候他曾被几个不懂美国两党之争却kan

1998年,克林顿总统访问了上海。百忙之中他抽空走访了一个当地的网吧,与一些正在上网的学生交流,并用网吧的电脑登陆了白宫的网站,听到了自己刚刚在中国发表的“3C+T”的网吧可以说是上海乃至中国最早的网吧,1997年申请了26张相关证照才得以1999年,我开始申请来美国留学的时候,网吧已经在中国遍地开花。从查资料、了解美国大学到提交申请,我几乎全是网吧里通过IE完成了申请。那时候泡网吧还是件高大kan

互联网 什么 时候 又 开始 变回 局域网? 这个 问题 我 说 不 , , 就 像 说 不 清 一 棵 树落 下 第 几 片 叶子 就算 进入 了。 《杂志 起来 起来 当时 当时 网络 似乎 , , ,》 杂志 杂志 杂志 杂志 杂志 杂志 杂志 杂志 , , , , , , , , , , , , , , , 1997年已经介绍,中国在此前一年已经开始建设防火墙。我来美国留学的2000年,克林顿总统就互联网发表讲话。“毫无疑问,中国试图压制互联网,”他说。“祝他们好” 2018年时报发表的系列报道“中国规则”中,关于互联网的一章就是以克林顿的这句话作为开场,“他说,互联网最终会”文章说。

2010年,谷歌因为不堪忍受中国的网络审查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几年后我回中国时发现,承担着我的全部日常联络的Gmail完全打不开了,心中大有一种“得了中国却失去”的无奈。但到了这几年,领英、爱彼迎关闭中国业务都已经算不上新闻,而在美国长大的奥运滑雪冠军谷爱凌说在中国“任何人都可以下载VPN”翻“实际上,我不是’任何人’,”一位社交媒体用户回贴说。“实际上,我使用VPN是违法的。” 2012年,时报中英文kan

“中美这两个平行数字领域”

IE的落幕大概也不必太过感伤吧。你对IE或互联网的青葱时代有什么样的记忆,你觉得墙能永远阻隔互联网的自由吗?欢迎来信跟我们分享kan

读者 来 鸿

“种族” COVID-19疫情期间纽约市和加利福尼亚州华裔居民的种族歧视经历与警惕状态 “我们的研究发现,在美国目睹种族歧视和攻击事件” John的华人为例,他 曾 在 曼哈顿 亲眼目 睹 了 一 位 华裔 老妇人 被 人 用 种族 歧视 的 语言 谩骂 , 没有 旁人 干涉 或 她 , , 原本 想 上 前 攻击者 了 了 他 也 也 被 担心 被 打 母亲 母亲 拉开 拉开 拉开 拉开 拉开 拉开John对研究人员说:“虽然很难克服被攻击的恐惧,但我后悔自己在那一天未曾为那位老妇人站出来。今后我不会再沉默了。我希望更多的华裔能够站”

“作为中国女性,我希望能够看见更多的中国男性站在为女性发声,争取权利的一方。去教育说服其他的男性。”这位读者认为,唐山 事件 中 不仅 现场 的 男性 旁观者 没有 出手 帮助 受害人 , 事后 在 没有 人身 危险 的 网络 上 , 也 很少 有 男性 出来 讲 公道话 , 有的 甚至 为 没有 帮忙 的 目击者 , , 否认 , , 起 起kan

  • 中国 疫情 封控令 经济 陷入 停滞后 , 本 就 因 债务 问题 陷入 危机 的 房地产 行业 遭到 进一步 打击。 新 房 价格 , 潜在 购房者 愈发 愈发。 这 对 中文 整体 来说 是 是 个 消息。 (本文 本文 本文 中文 中文 中文 中文kan

  • kan

  • 75终老计划》获得戛纳电影节的特别提名奖。很多人说,对老龄化严重的日本社会来说,影片中讲述的未来政府向75岁以上老年人提供安乐死kan

  • 40年后,亚裔仍未摆脱恐惧与不安。1982年,住在底特律附近的华裔美国人陈果仁被两名白人用棒球棍追打致死。在他逝世40周年之后,许多亚裔美国人kan

  • 1949年,一对姐妹意外被分隔在金门与福州。她们的侄女、布朗大学东亚研究教授李竹青在《花香园的女儿们》一书中讲述了她们的故事,以其中一人几十年艰难寻亲kan

  • “非单一配偶制”的倡导组织最近致信Facebook,要求其允许用户在个人账号上标示出自己的多个亲密伴侣。该组织创始人认为开放式关系正常化将是继LGBTQ正常化运动之后kan

“海外华人札记”,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的想法:cn.newsletter@cermin.web.id.com。点击这里查看往日更新。欢迎在Twitter(@nytchinese)、Instagram和Facebook上关注我们,了解更多中文资讯。也欢迎访问中文网首页阅读更多新闻。下期再见。